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大明輔君 > 第一卷 年少輕狂多仗劍 第一百一十三章 山雨欲來

第一卷 年少輕狂多仗劍 第一百一十三章 山雨欲來

小說:大明輔君作者:豆豆守望者字數:3126更新時間 : 2019-11-14 14:12:40
    一旁的守門人還在對著答案,朱由檢也不去打擾那年輕人,他拿著二十張紙條走到下午時候徐茗兒寫題面的那張桌子旁,取過筆架上的筆沾了墨,抬手在紙條上一一寫下答案。

    等那守門的年輕人找出那五張題面的編號對好五道題的時候,朱由檢手里的二十張紙條的答案已經全部寫完了。

    那年輕人走過來對著朱由檢道:“恭喜公子,五道題全部答對了。”

    朱由檢沒有說話,又將手里的二十張紙條遞了過去,那守門人接過一看,每張紙條上都已經寫好了答案。

    朱由檢道:“這些題面足夠我們這些人入內了吧?那我們就先進去了?”

    那守門的青年看著手里的紙條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他一時還沒能反應過來在他看來難如登天的題目怎么這么快就答完了,接著突然回過神來又搖了搖頭,道:“還不行,等我對完答案全部正確了才能進去。”

    駱養性道:“就你這慢吞吞的樣子,等你對完這二十張我們都可以回家睡覺了,我們先進去,你慢慢對,若是哪道題錯了你再把我們趕出來不久行了?錯幾道題你趕出來幾個人,這樣不是很公平?”

    那年輕人仍是搖頭道:“不行,這不符合規矩,要不我對一個題你們進去一個?也不用耽誤所有人都看不到戲。”

    駱養性見這人如此死板的守著規矩,頗為無奈。

    朱由檢道:“你也不用找了,既然是徐小姐出的題面,你拿去讓他看一下不就知道對不對了?那樣不是快的多。”

    那年輕人一想確實是這樣,于是他拿著二十張紙條就進了花燈檐廊。

    守門人說明了來意,徐茗兒也沒有多說什么便接過紙條,她心里有些詫異,只是這么短的時間便答出了二十多道題面嗎?

    她接過紙條一一看了起來,一邊看嘴里一邊念叨,“上聯:謝宣城何許人,只憑江上五言詩,要先生低頭;下聯:韓荊州差解事,肯讓階前三尺地,容國士揚眉,這張沒問題。”,說完將紙條遞給了守門青年。

    “上聯:遇有緣人,不枉我望穿眼孔;下聯:得無上道,只要汝立定腳跟。”,這張也沒問題。

    ……

    一連看了二十張紙條,便是二十道題面,雖然沒有一個詩題,但這些題面卻沒有一個簡單的,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一一答出,而且無一錯誤,徐茗兒自忖這位朱大哥的才學確實在自己之上。

    徐茗兒將所有的紙條全部交給了那守門人后,說道:“這二十道題全部都答對了,而且有些對子對的比我的下聯都要好。”

    那守門的年輕人向徐茗兒道了一聲謝,然后樂呵呵的拿著紙條走了。

    不多時,朱由檢一群人便一擁而入,駱養性方一進了花燈檐廊便大聲的道:“還是這里面舒服啊,沒人擁擠,看的還清楚。”,說著,駱養性朝著對面大戲樓的戲臺上一指,接著道:“你們看,連那對面裝扮薩滿巫師的面具都看的一清二楚。”

    聽聞駱養性提到薩滿巫師,朱由檢朝著他指的地方看去,他心下疑惑,“那便是薩滿巫師嗎?怎么這薩滿巫師的名號好像在哪里聽過?”,朱由檢仔細想了半天,卻是一點都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里聽過了。

    對面的大戲樓還未開始表演,花燈檐廊里的一群人便已經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興致十分的高昂,這廟會也算是每年一次的盛況了。

    朱由檢此時卻有些意興闌珊,畢竟是看過零八奧運會開幕式的人,對比起來,這碧霞元君娘娘廟的廟會酬神表演實在是不值一提。

    花燈檐廊里的人聲沒有持續多久就隨著對面大戲樓里“篤篤篤”的三聲梆子聲安靜了下來,朱由檢朝著對面的戲臺看去,只見戲臺上幾個已經扮上了的民間藝人開始咿咿呀呀的唱了起來。

    朱由檢對明朝的戲曲沒什么了解,只是這里是京城,便想當然的以為這里的戲樓就是用來唱京劇的,雖然說朱由檢不太懂戲曲,但以前看得多了,至少知道京劇不是這副扮相。

    朱由檢拉了一下一旁看戲看的正起勁的駱養性問道:“這是什么戲?”

    駱養性不解的道:“五哥竟然連《牡丹亭》都沒聽過?”

    朱由檢道:“《牡丹亭》的我倒是看過,只是沒看過這個版本的。我聽戲的機會不多,沒聽過也屬正常,不過我問的并不是這出是什么戲,而是這是什么戲種?”

    “戲便是戲,哪有什么戲種?難道還有很多戲種嗎?”,駱養性聽聞朱由檢的問題,不由的有些疑惑,此時戲曲種類貧乏,不如后世衍生出的各種各樣的戲曲形式。

    這時一旁的徐茗兒解釋道:“這是南曲戲文。”

    朱由檢點了點頭,開始認真聽了起來,只聽對面唱道:“山也清,水也清,人在山陰~道上行,春云處處生;官也清,吏也清,村民無事到公庭,農歌三兩聲。”

    聽完這一句,朱由檢鼓掌大喊道:“好,唱得好。”

    雖然他的聲音不小,但觀戲的人那么多,臺上的人根本就聽不見他的叫好聲,反倒是把這花燈檐廊里的人嚇了一跳。

    徐茗兒道:“朱大哥也喜歡看這《牡丹亭》?”

    朱由檢搖了搖頭道:“我對《牡丹亭》并沒有特別的喜好,只是覺得這句戲文說的很好,我很喜歡這幾句。”

    徐茗兒微微一笑,道:“世人喜歡《牡丹亭》,都是感于杜麗娘和柳夢梅的傾心相戀,人鬼殊途,最后又起死回生的故事,朱大哥倒是特別,喜歡這一出‘勸農’。”

    朱由檢道:“我覺得這一出‘勸農’才是寫出了湯義仍的心里話,也是這《牡丹亭》的精華,那些情情愛愛的故事,不過是徒惹你們這些小姑娘輾轉反側罷了。”

    “朱大哥年紀也不大,怎么說起話來總是像個老夫子一樣?”

    朱由檢一臉真誠的看著徐茗兒道:“徐小姐,你看著我真誠的眼睛,我說我快三十歲了,徐小姐你信嗎?”

    徐茗兒被朱由檢看的心里羞澀不已,只看了一眼,就連忙躲開了目光,嘴上說道:“朱大哥睜著眼睛說瞎話,茗兒自然不信。”

    朱由檢無奈的唉聲嘆氣道:“唉,就知道你不會相信,其實有時候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為什么誠實總是不被人理解呢?”

    徐茗兒聽朱由檢說的有趣,再加上他那裝模作樣的搞怪模樣,看的她“噗嗤”掩嘴一笑,道:“朱大哥就喜歡作怪。”,然后徐茗兒忽的低下頭輕輕的說了一句,“茗兒很喜歡聽你說話。”,只是后面這一句被其他人為戲臺上叫好的聲音掩蓋住了,朱由檢并沒有聽清。

    見朱由檢并沒有聽清她的話,徐茗兒心里有些慶幸,卻也有些遺憾,她抬起頭接著道:“朱大哥覺得牡丹亭這種情情愛愛不好嗎?”

    朱由檢道:“并不是說不好,我挺愛看的,只是不利于你們的身心發育,你是不知道秀兒那丫頭都被這些話本荼毒成什么樣子了。”

    “不管朱大哥怎么說,茗兒還是喜歡看這《牡丹亭》,‘良辰美景奈何天,傷心樂事誰家院’,女兒家的心思,朱大哥想來是體會不了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這《牡丹亭》與朱大哥之前所講的‘杜鵑啼血,子歸哀鳴’的典故不是一樣的讓人動容嗎?”

    朱由檢見徐茗兒有些癡迷的跡象,便胡攪蠻纏道:“哎呀呀,什么生啊死啊的,活得好好的妄談什么生死,好好看戲,看戲。”

    徐茗兒輕笑了一下,不再言語,開始認真的看戲。

    大戲樓的戲臺上連唱了三出《牡丹亭》,分別是第八出的“勸農”,第九出的“肅苑”和第十出的驚夢。尤其是到第十出“驚夢”時,聽得觀眾都在歡呼叫好。

    三出戲唱罷,所有觀戲的人都覺得意猶未盡,戲臺上唱戲的人便已下去。

    Ps:這章字數有點少,略微卡住了,后面會補。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srydfl.com.cn。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2014年最新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 魔力宝贝官网手游赚钱攻略 种树赚不赚钱吗 nba2k18mc怎么赚钱快 3d组选389前后 在家做手工赚钱有什么项目 河南快赢481合并走势图 投资 保险 赚钱吗 现在做瑜伽教练赚钱吗 加盟快递行业怎么赚钱吗 安装电脑管家赚钱 谁有pk10计划软件 gta5富兰克林那个产业赚钱 辽宁11选5遗漏数据 易发彩票游戏 福建福彩快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