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冰與火之魔山 > 0634章 逼婚

0634章 逼婚

小說:冰與火之魔山作者:格雷果·魔山字數:5012更新時間 : 2019-11-14 14:17:38
    大家都看向老人提魅,希望能從提魅的口中知道關于蓖麻和偷羊賊的故事。

    從佩吉學士的講述來判斷,灼人部信仰的火巫師,極大可能是龍騎士蓖麻,而火巫師擁有的一條龍,極大可能就是偷羊賊。

    秘密究竟如何,只有老人提魅能知道。

    老人提魅不知道火巫師和龍的來歷,外面的人也無法知道生活在明月山脈深處的火巫師和龍的后續密事。

    老人提魅看見了大家的目光,但他閉緊了嘴,露出了一副對抗的神情。

    “故事很精彩,但趕路也很重要,葛雷頓爵士,去后面看看隊伍的情況,催催他們速度一點。”魔山岔開話題。

    葛雷頓·古柏勒答應一聲,向后方而去。

    “公爵大人,是否需要給太后陛下回信?太后陛下可是宣召你能盡快去到君臨推行紙幣計劃。”哈利學士說道。他看出魔山不欲強迫提魅老人說出秘密,那就幫忙轉移開大家的注意力吧。

    “不用!”魔山說道,“君臨的紙幣推行計劃不需要急著去做,先把西境的銀行做好,消息慢慢擴散到全國,然后再去做就比較容易了。紙幣計劃很龐大,完全新式的貨幣結構,我們慢一點就會走得更穩。”

    讓子彈先飛一會!

    “是!”年輕的哈利學士被魔山的說法折服。

    “朱莉,你帶一支輕騎兵,速度去奔流城,向艾德慕·徒利公爵通報一聲克里岡軍團借道河間地,順便告訴艾德慕,我希望能去拜訪他。”

    “遵命,父親。”朱莉帶著自己的侍衛隊飛快去了。

    關于蓖麻和偷羊賊的故事,就這么被岔開并掩飾過去了。然而侍衛們的心里,卻人人都被藏了一只小貓咪,癢呼呼的,卻無法抓撓。

    如果明月山脈的深處真的有一條龍,如果這條龍能被人接近并親近,那么,這條龍就有希望被馴服。當然,這非常危險。關于狹海對岸有龍已經復生的消息,在維斯特洛大陸上傳揚得人人都幾乎知道了,但是真正的龍,大家其實都沒有見到過。如果維斯特洛大陸上其實一直生活著一條巨龍,那么,維斯特洛大陸人能不能靠著這一條巨龍的力量去抗衡狹海對岸異域人的龍?

    龍,一種會飛行,會噴火的龐大魔法生物,一種據說已經滅絕的魔法獸,它除了火焰,龍爪龍嘴龍尾都是攻擊武器。能親近人的龍,能被人接近的龍,就有被馴化成戰士的可能性。

    龍的天性,就是戰斗!

    坦格利安王室最后的龍只有小鷹大小,就是被關起來后失去了戰斗的天空。

    龍愿意親近的人,只需要激發它的天性即可。龍生來就是戰斗的。戰斗,不僅僅是龍的天性,也是天賦!

    但是提魅老人守口如瓶,而魔山大人顯然沒有強迫老人說出秘密的打算。

    大家只好忍受住內心的這份對龍的期待和后續密事的煎熬。

    *

    數天后,大軍來到屈膝之棧。

    屈膝之棧在戰爭中被燒毀過,如今已經重建,老板和老板娘親自來服侍魔山這一行人,戰戰兢兢誠惶誠恐。

    屈膝之棧的老板一家沒有選擇逃走,這源于魔山軍紀嚴明,一路上口碑很好。

    魔山軍團對河間地的子民們秋毫無犯,經過的村莊,沒有進行焚燒和搶劫,躲避不及的子民,也沒有進行抓捕和奴役,一路上經過的諸多貴族的城堡,也沒有去攻打任何一家。消息在河間地很快傳出,令河間地的子民和殘存的貴族們在驚疑不定中越來越免于恐懼。

    最終,屈膝之棧的老板沒有選擇棄店而逃,硬著頭皮留了下來,并和幸運的接待到了惡名昭彰的魔山和他的隨從們。

    屈膝之棧的夜晚,哈利學士又接到了君臨來信,信是首相梅斯·提利爾寫來的,他以國王的命令下令魔山收復河間地,迫使徒利家族下跪臣服,否則,魔山就須滅掉奔流城,征服河間地的其他貴族,包括西北邊的海疆城和最北邊的孿河城。

    信中還提醒魔山小心南下的北境軍團,梅斯說,北境人公開宣稱要南下攻擊君臨城,但有斥候消息報告,北境人的軍團在頸澤就停了下來,并沒有出北境的最后一道防線,目前判斷,北境人南下攻擊君臨的宣戰,多半是托辭。

    魔山當然知道北境人南下是虛張聲勢,北境人南下就是魔山要求史塔克做出的姿態,以讓君臨紅堡里的當權者們知道局勢的緊張,從而凸顯魔山存在的必要性,這是魔山做出的自保手段,畢竟他殺了凱馮·蘭尼斯特,這件事情的影響很大,說不清楚暗中有那些王室貴族對魔山布下了復仇的漁網。

    史塔克得到魔山的渡鴉后,及時做出了攻擊君臨的高姿態,他們也終于明白放詹姆南下并不能得到蘭尼斯特的和平,也根本得不到鐵王座的糧食和兵源,臨冬城的羅柏·史塔克虛張聲勢的派大瓊恩做先鋒率兵南下,這個軍事行動令鐵王座在第一時間里相信了。

    王宮里的諸多貴族都因為北境軍南下而自作聰明的判斷出魔山還有大用,此惡人目前來說,不能沒有了他。

    羅柏·史塔克,如今已經成名,是七國僅有的少年名將。

    他分兵兩路,成功騙過老奸巨猾的泰溫·蘭尼斯特。僅僅率領五千騎兵,夜襲囈語森林就生擒詹姆·蘭尼斯特,并擊潰兩萬西境軍精銳。隨后他率軍殺進西境,從險峻小路偷偷翻越西境山脈,牛津戰役擊潰西境新軍并斬首史戴佛·蘭尼斯特,生擒諸多西境大貴族,再次震動七國諸侯。接下來的大小戰役更是戰無不勝,在西境橫掃無忌,王室和西境人對羅柏·史塔克這個人有很深的恐懼。

    當羅柏·史塔克派出先鋒軍,并揚言北境軍南下攻擊君臨爭奪鐵王座的時候,君臨城內的西境軍、王領地的貴族、失去了藍道·塔利的河灣地人無不畏懼。

    于是他們不約而同的發現:魔山有用!

    而要確保戰勝羅柏·史塔克,一個最重要的力量必須被征服或者拉攏,最少得讓他們保持中立,不能讓他們加入羅柏·史塔克,那就是一直躲在戰火外的谷地力量。

    王室早早的派出了小指頭去通過和萊莎·徒利的聯姻征服谷地,都能小指頭獨力難支,很長的時間過去了,傳回來的消息卻令人失望。于是王室廷臣們覺得應該再派出魔山去以武力相脅迫,和小指頭一內一外配合盡早拿下谷地,魔山奉命出擊,很快就向君臨王室交出了一份滿分的試卷。

    從北方持續不斷的傳來的間諜消息告訴王室,北境軍主力在頸澤就停止了前進,過頸澤進入孿河城的北境軍并非主力,僅僅是一小股北境民兵,這令王室和廷臣們確信,魔山的威懾力是真實存在的。——北境人雖然擁有羅柏·史塔克少年名將,但北境人和他們一樣,都畏懼兇惡殘暴的魔山!相比羅柏·史塔克,魔山在內戰中同樣戰無不勝!

    *

    魔山看完君臨的來信,第二天全軍啟程出發的時候,他令哈利學士回信給梅斯·提利爾首相:除了敬語和稱呼落款署名,這封信就只有兩個字:遵命!

    從伊耿歷298年開始,到今年伊耿歷300年,內戰三年的主要戰場就發生在河間地。河間地平原上早已經是滿目瘡痍,當圍困奔流城的河灣地+西境的聯軍撤退后,遁入山林的河間地子民們紛紛回歸家園,重新投入生產建設中,這塊富饒的土地,需要一個季度的時間來療傷并恢復生機。

    *

    十天后,魔山和艾德慕在奔流城外的紅叉河南岸見面了。

    騎著戰馬立于魔山面前的艾德慕,看起來就好像是個孩子。

    赤煙獸對于一匹河間地的戰馬來說,也確實顯得太過高大,就好像魔山的身軀和艾德慕身軀的對比。

    在騎著赤煙獸的魔山面前,艾德慕的公爵氣度全無。

    這令年輕氣盛的艾德慕很胸悶。

    艾德慕雖然不是名將,但也是個豪雄之人,在河間地、谷地和北境等年輕一代的貴族中,他的威信其實很高,號召力也很強大。

    “魔山,你的獨角獸不錯。”艾德慕郁悶的話語里帶著一絲羨慕。

    “我的小妹還好嗎?”

    艾琳妮亞·維斯特林,簡妮的親妹妹,伊耿歷287年出生于峭巖城,今年十三歲了。她在奔流城以艾德慕未婚妻的身份,已經生活了三年。

    “她一直都很好,生活得像個公主。”艾德慕的臉色有略微潮紅的尷尬。

    他和艾琳妮亞的聯姻,他是滿嘴的苦澀,一言難盡。也因為艾琳妮亞,他受到了來自艾德·史塔克、羅柏·史塔克、姐姐凱特琳·徒利、叔叔布林登·徒利還有已經去世的父親徒利公爵的指責,這令他臉上無光,卻又有口難辯。

    對艾德慕來說,往事實在不堪回首!有損徒利家族的榮耀。

    魔山看出艾德慕的心里難堪和愧疚,這是一個實誠的家伙,厚黑和奸滑跟他無緣,他落進了魔山設計的圈套中,魔山并無愧疚之心。

    現在是這個圈套該收緊的時候了,世界局勢將發生巨變,魔山需要多方的力量和自己具有親近的關系。

    未來的龍之母也許會和魔山開戰,魔山必須要做最壞的應對。

    這是一個黑暗血時代,像艾德慕·徒利這樣實誠的大貴族已經絕跡了,可以說他和艾德·史塔克這樣的愚直人物,都是這個世界里的真正的‘奇葩’。

    “艾琳妮亞·維斯特林今年十三歲了,她來了月潮了嗎?”魔山直接切入主題。

    “呃……這個……我并不知道……”艾德慕·徒利眼神閃躲,臉上的神情更不自在了。

    艾琳妮亞·維斯特林是個功利心很強大的女孩子,一心一意想要嫁入大貴族家里,這得益于魔山丈母娘希蓓爾·斯派瑟的從小精心教育。——對于家道中落的維斯特林家族來說,家族崛起的希望,就是靠兩個姑娘嫁入大貴族家庭。

    “我知道我的小妹艾琳妮亞·維斯特林深愛著你,她來了月潮,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你,她已經告訴了你她來了月潮,對不對?”魔山逼問。

    艾德慕·徒利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如果不是說和艾琳妮亞的事情,艾德慕會是一個應對得體的公爵大人,但三年前的艾琳妮亞一直是他的道德良心上的一個弱點。

    響艾德慕·徒利這樣實誠的年輕人遇上魔山這樣的即可厚黑奸滑也可忠勇正直還能殘暴嗜血的家伙,的確是個災難。

    “呃……這個……魔山……需要進入奔流城去喝一杯嗎?”艾德慕語無倫次。

    “艾德慕,你在三年前玷污了我小妹艾琳妮亞的清白,也傷害了維斯特林家族的榮譽,但你及時做出了修正,和艾琳妮亞正式訂婚了,如今她已經來了月潮,也到了婚嫁的年齡,你得娶她。”魔山沉聲喝道,語氣不善。

    艾德慕的臉頓時漲得通紅。他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

    “艾琳妮亞……還是處女……我三年前喝醉了,但并沒有碰她……她……她……她也答應我愿意解除婚約……我可以做出補償,只要她開口提出來。“

    魔山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艾德慕,你同時羞辱了維斯特林家族、克里岡家族、徒利家族。”

    赤煙獸發出響鼻,噴出令人和馬難以適應的氣息,目露兇光,眼珠如鮮血一樣血紅。

    艾德慕張開了嘴,卻說不出話來。胯下馬受到赤煙獸的威脅,不安的開始后退。

    “艾德慕,你娶了我小妹,我們就是一家人,我就不殺你。”魔山從懷里掏出首相令丟過去,艾德慕伸手抓住,打開,看完書信,臉色變了,“魔山,你欺騙我出來見面,其實是奉命來拿下奔流城的?”

    “你是選擇做我的家人,我自然不會動你,也不會動奔流城,但你羞辱我小妹,羞辱維斯特林家族和克里岡家族的榮耀,你就是我的敵人,我不能容你。”

    嗆!

    一聲輕響,魔山反手抽出寒冰巨劍,這是一個信號,就聽見馬蹄聲炸響,魔山侍衛團,輕騎兵,重騎兵,一起搶出,瞬間把艾德慕·徒利一行人圍了起來。

    紅叉河邊的兩艘船看見情況不妙,立即撐桿蕩開,船滑向河心。

    魔山一動,身邊的將士純粹如狼似虎,就好像嗅到血腥味的一群鯊魚。

    轉眼間,艾德慕的護衛騎士們全部被控制住!他們的胸前身后,抵滿了明晃晃的刀槍劍錘斧頭等各種武器。

    奔流城的城墻上,黑魚布林登·徒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在他的身邊,艾琳妮亞·維斯特林嚇壞了,小姑娘三年時間來,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身材也高了許多,具有了姐姐簡妮的些許影子,她驚慌失措的大喊過來,越過河流的尖銳聲音里帶著哭腔:“姐夫,你不能殺他,他是個好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srydfl.com.cn。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2014年最新时时彩 丰禾棋牌怎么进不去了 宁夏11选5电视走势图 关小刀14场胜负彩预测 AG水上乐园 1368棋牌 15选5胆拖投注 棋牌手游外挂是假的吗 农贸市场街边卖什么赚钱 白山在线棋牌游戏下载 云南时时彩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卖银镯子不赚钱 喜盈门彩票群 快3网app 中国福利广西快乐10分布图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